社交电商,淘金正热

2020-02-27 11:51:51  来源: 驱动中国

从去年开始,大多具备一定规模的平台开始躲避“社交电商”。

过去一年社交电商的暴雷频率之高,九死一生都不足以形容。根本原因在于,新兴的社交电商平台多以会员制、发展下线、收取人头费等营销手段,来扩充平台用户基数。

结果是绝大多数号称社交电商的平台,在去年都被以“涉嫌传销”的名义处以罚款。

新起的社交电商平台,需要这样的手段扩充用户规模,是由于其发端微商,在价格和货品质量两个层面,都不具备优势。既做不到低价,又做不到好货,吸引用户只能靠传销。

所以,过去一段时间的“暴雷”从另一个角度看,是市场机制和政策对劣币的清理,也是对良币的一种正向扶持。最明显的案例就是去年12月30日上线的阿里淘小铺。

淘小铺的逻辑很简单也很社交电商,从用户端来说,淘小铺提供了一种极简的创业形式:将平台上的商品分享给朋友,产生购买后获得佣金。收益可提现到支付宝。分享用户不用处理发货和售后。从商家端来看,商家不需要销售,只要给付一定的佣金,做好后续电商服务。而平台则在其中起撮合作用,对商家、商品质量进行筛选和把控。

我们反向推导淘小铺,它正是既做到好货又具备低价,社交电商能不能做?答案显而易见。

社交电商的新战场

2019年双十一启动会上,淘宝联盟公布过一组数据。数据显示,淘宝客从业人数已超过1000万,活跃淘宝客数量达400万。在阿里香港上市时发布的招股书中也显示,2019财年淘宝客模式产生的GMV大致为7540亿元,占当期57270亿元总GMV的13%。

什么是淘宝客?简单来说,电商卖货通常都会和许多导购平台签订推广协议,从而快速卖出商品,在这些推广大军中,淘宝客(亦称为淘客)应运而生,他们从淘宝上的推广专区获取商品代码,任何买家经过他的推广(链接、个人网站、博客或者社区发的帖子)进入淘宝卖家店铺完成购买后,都能得到由卖家支付的佣金;一言概之,淘宝客就是帮助卖家推广商品并获取佣金的人。

以上模式之中,有4个角色——卖家、推广平台、淘客和买家,每个角色的具体分工如下:

卖家:想要扩大自己的销售额,于是将商品发布到推广平台,并设置对应的分佣。

推广平台:和商家对接,确定专属的大额优惠券和高比例分佣;和淘客对接,进行商品分发,并从每笔推广的交易抽取相应的服务费。

淘客:推广商品信息,当有买家通过自己的推广链接成交后,即可获得卖家提供的佣金提成。

买家:看到优惠券之后,觉得可以省钱,然后下单。

这样的推广模式有个专门术语叫CPS(Cost Per Sales,按销售额付费),以实际销售产品数量来换算广告刊登金额,通过这种模式,商家无需担心自己的广告费“打水漂”。特别在电商平台严查刷单、其它各种广告效果又不甚理想的大环境下,商家对淘宝客的需求量越来越大。

目前这样的推广平台有很多,淘宝联盟、京东联盟、大熊酷朋、云集、粉象生活等等,推广模式本质上都是CPS;以大熊酷朋为例,打开App后搜索任意商品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优惠券”正是前面提到的推广平台和商家对接后确定的针对不同商品制定的所谓“大额优惠券”,而选择下方的“分享好友”你的角色就是“淘客”,反之则你的角色就是“买家”。

由于推广平台的主要利润来自于推广交易后所抽取的服务费,原则上对接商家的数量越多越好,于是主流的电商(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等)很自然地成为推广平台的首选。以大熊酷朋为例,接入的商家主要有:淘宝、天猫、京东和拼多多。

当然,CPS优惠券返佣模式爆炸式井喷,除了佣金分享机制之外,还有其更深层次的原因,大熊酷朋创始人蒋治宇总结有三点:模式轻、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巨头的加入。

特别是第二、第三点,流量越来越贵,品效合一越来越难,基于CPS佣金分享的社交电商类模式,成为商家风险最小、最愿意接受的流量模式。因此吸引了除电商外,衣食住行等在内越来越多品牌加入到CPS分佣模式中。

如今,各大头部电商平台更是把CPS返佣模式列入流量获取的主战场。

2019年,淘宝联盟公布未来三年的战略目标是:专业淘宝客规模达千万级,并通过万亿成交市场为淘宝客们带来千亿规模的分成市场。同时,京东、拼多多也陆续推出了各自的CPS平台机制,未来三年,CPS分佣市场将突破万亿规模。

大熊酷朋搭建SaaS中台

拼多多的出现不仅令五环外走向大众,也让社交传播成为互联网流量的又一极。更重要的是,拼多多改变了传统电商的中心化运营模式,让去中心化成为电商领域的一个新方向。

去中心化,最具代表的莫过社交电商,由此也衍生出规模庞大的社交电商创业潮。有数据统计,仅2018年社交电商领域创业融资金额就已超250亿,明星项目如拼多多、微盟、云集、有赞、好衣库等等。

在这之下,数以百万、千万计的社交群主、宝妈、达人推手和私域流量拥有者便成为社交电商创业浪潮里规模庞大的个体创业者,而怎么去服务好这些个体创业者,目前来看整个行业还在摸索中。

显然,一部分个体创业者的选择是加入一个平台,成为一个推手赚取佣金。这是一种方法,但不是全部。

2月18日发布的大熊酷朋带来了另一种方案。大熊酷朋做了全网首个可自定义的优惠券返佣SaaS平台,支持自定义销售返佣制度、模块化商城界面设计、单独封装App以及,通过AI算法将商品和用户进行高精准匹配。

定位于TO B的SaaS从2014年开始快速发展,不同于传统软件交付运行在用户终端机器上,SaaS软件运行在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器端,即上云执行,这种模式的好处是降低企业存储成本。

而在社交电商领域,SaaS为企业提供信息化网络基础设施,而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具有两个不容忽视的优势,一是SaaS更加趋向于服务中小企业,二是能够帮助客户直接增加收入。

放到社交电商领域来,这两点可以看作是第一,以较高的产品标准化程度服务中小商家,包括淘客;第二,能够帮助客户创造收入。电商交易类SaaS能够帮助商家在网上开店,可以立竿见影地帮助商家获得收入。

此外,电商交易类SaaS用户往往是各行各业的卖家,基本没有能力开发出单独的SaaS产品,而且绝大部分中小商家也没有足够的体量去支撑单独SaaS产品的开发,但是商家又必须使用SaaS软件才能在网上做生意。

根据电商研究中心统计,微商从业人员超过2000万,假设其中5%具有SaaS 软件购买需求,则SaaS市场潜在商家超过100万,按照1万/家服务费测算,潜在市场规模超过100亿元。

不过,现有市场上SaaS平台大多都是仿照Shopify的方法,平台方制定固定规则缺乏对大淘客的自由化、扩展化定制服务,而现实中大淘客又对此有强烈需求。

所以换句话说,大熊酷朋正是为个体创业者、大淘客提供了一个高度自由化的CPS返佣平台。每个人都能从大熊酷朋定制一个社交电商,包括供应链、App封装和流量支持等等。

这其中,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大熊酷朋的供应链优势。以往,这样的优势不会开放给个人创业者,个人只能以淘客的身份与平台合作,而大熊酷朋为他们提供了成为推广平台的服务。

假设,小王是一个拥有十个微信群的大群主,那么他就可以去大熊酷朋定制一个属于自己的推广平台,然后利用自己的社群发展淘客,从中赚取佣金。相当于大熊酷朋为个人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向上一步的台阶。

而之所以大熊酷朋能做到,在于它的供应链能力。通过CPS模式,大熊酷朋智能抓去全网优惠券或返佣,包括电商、金融、生活、出行、餐饮等,全面覆盖用户多方位优惠消费需求。同时还将链接更多全球优选精品,为社群大团长构建面向全球的,完整的供应链体系,满足各类消费群体差异化需求。

除此之外,大熊酷朋还能为个人创业者提供IP赋能、流量赋能等多种服务。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是,与需要付费购买会员的社交电商(例如云集)不同的是,大熊酷朋是无门槛的,也就说全民都能通过大熊酷朋挣到佣金。

如今,“淘宝客”一词也被不断重新定义,抖音、B站、微博等社交产品和MCN机构中众多的内容生产者都成为了千万淘宝客中的一员;除此之外,淘宝客也覆盖了大量下沉市场人群,如夫妻店店主、从前的微商、直销从业者等。

可以说,在流量增速放缓的当下,谁抓住了淘宝客这一巨大客群体系,谁就抓住了下一个流量增长的爆发点。

而目前SaaS市场竞争激烈,尚未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谁能抓住更多的核心用户群,谁就找到了SaaS市场的掘金利器。

而淘宝客作为发展近20年的庞大用户群体,目前仍在持续扩大中,无疑将是SaaS市场下一个爆发口。相信大熊酷朋在SaaS平台的加持下,抓住淘宝客这一核心用户群有望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SaaS市场的一匹黑马。